少不经事的年纪,常常会把自己放在沉郁的情绪里。十来岁,只单单沉迷安静。有段时间,在城市大街小巷寻找大提琴独奏的唱片,却一张也不曾寻到。

喜欢大提琴的音色,喜欢大提琴手拉弦时的姿态。
称得上优雅的乐器,西洋乐器中非大提琴莫属,东洋乐就数能管了。

明镜止水:

《美国往事》——马友友

低沉、浑厚的大提琴旋律响起,怀恋的、感伤的、哀伤地述说着:《美国往事》,作曲:埃尼奥.莫里康纳,导演:赛尔乔.莱昂内。

0619日夜

梦到一个吻,特别真实

夏天的烟花,冬天的雪,遮不住光的窗帘,藏起来的想念。

0617 02点17分
图的本就是快乐,和自己。
一个人的时候灵魂最丰满也最清醒吧。

所有的变化都是渐进的,遗忘也就随着那些细枝末节一起消散了,对么

这是一段结束,希望我能轻轻的放在这里

我年纪小的时候,总觉得该是爱我的人护我,背负我的人生,长大了经历了一些事,知道应该和爱的人一起背负,再长大,为了和爱的人相守,决定自己来护你,自己来背负两个人的人生。

我冲动之下来到北京,扪心自问,从一开始就不是来求一个结果的。结果摆在那,只能选择接受。于我,可以失败但不能放弃。这么硬气的生活原则如果剥开了会懦弱得可怕,我最怕什么啊,是怕年岁逝去终有一天悔不当初。但失败就是失败,得认,认了哭了痛了恨了悔了,然后总结陈词,喝干酒抽光烟,给两个猫铲屎喂完饭洗把脸往前走。几十年后回看当初,也许你是我人生一门必修课,其意义堪比教育启蒙,初初教会我爱情的模样。

人生总是在背负,因为有想要的,因为有想守护的。...

虚服得很。

有的滤镜一加,灰圆就看不见了
哈哈哈哈哈ヾノ≧∀≦)o

灰白两坨

© 猫剌剌 | Powered by LOFTER